工作服-知青歲月回眸

時間:2011-05-29 11:14:33 來源:依蘭琳卡服裝有限公司

知青的歲月,伴著一代人青春的腳步已漸行漸遠,可時光的流水卻無法將我的記憶沖淡:每當我遇見山間清流的小溪,每當我看到綠油油的稻苗,每當我聽見山谷中小鳥清脆的鳴叫,便會想起集體戶的生活,便會想起那個在茫茫人海中相遇、卻又擦肩而過的小伙子。
    一九六八年,連續三屆的初中生,在同一個年度里相繼畢業離校。年僅十六歲的我,被上山下鄉的狂潮卷到長白山腳下一個偏僻的小山村。那里山高林密、貧窮落后,且清一色是"闖關東”的山東人。

    廣闊天地煉紅心,扎根農村干革命。那時的我,就像電視劇《風雨麗人》中的韓如霞一樣,拼盡了自己的所有。僅以往場院上背稻子為例:有人一趟背三捆,可我背上背十一捆,兩只手還各拎一捆。身高一米六二、體重不足百的我,咬緊牙關、腿打著顫,池埂子過不去,就跪在地上爬過去?,F在望著那些發黃了的獎狀和心肌勞損的病例,我不知道哪個更沉重!

    年底分紅的時候,扣除口糧和往來賬外,我分到了現金一百二十元。這在那個分值不高、而對女性工分又壓得極低的小村里,要算是轟動性的新聞了,我山東腔的名字很快在全大隊叫響。接下來,婦女隊長、民兵排長、五好知青、學毛著積極分子等桂冠相繼帶到我的頭上。我珍惜這些榮譽,但我更看重的是,貧下中農對我全力付出的肯定。

    日出日落,浸著汗水的知青歲月,在黑黝黝的土地上悄悄地流淌。招工開始的時候,隊里的個女名額毫無爭議的給了我??墒钦彶⑽催^關,因為父親是舊社會過來的知識分子(當時的臭老九),不屬于紅五類。

    七一年的春天姍姍來遲,春風吹綠了長白山脈層層疊疊的山巒,吹開了漫山怒放的野花,我們的新集體戶也落成在僅有幾戶人家的東山坡上。插秧的大忙季節,輪到了我的飯班(女生輪流做飯),同學們都說是天賜的福分。真的,人一旦突然從繁重的體力勞動中解脫出來,那輕松的感覺真是難以言表。我換上了只有回城才舍得穿的衣服:白襯衣、米色套裝、腳蹬軟底白鞋,兩條及腰的辮梢上,各纏兩道白鞋帶(當時流行),腰系一條白色的圍裙,整個人清爽利落。男同學打趣地說:“先別看咱戶長飯做得怎么樣,就憑這干凈勁,也得多吃兩碗!”

    每天早上,天不亮同學們就下地干活去了,空曠的集體戶只剩下我一個人。那天是六月十八號,我不會記錯。同學們走了之后,我收拾完碗筷兒,打掃完男女宿舍的衛生,擦玻璃、掃院子。望著陽光下窗明幾凈的集體戶,心里有說不出的暢快。按說,凌晨一點起來做飯,這時候也該稍息一下??赡菚r也不知哪來的精力和激情,先從男女寢室翻出一堆臟衣服,又拿起扁擔到山下的大井去挑水。

    大井位于東西兩座大山之間的峽谷深處,由于山高坡陡及身高所限,我們女同學挑水,只能把扁擔橫在后肩上,一口氣挑上山頂。而且腳下稍有不慎,就會連人帶桶滾下谷底。鑒于挑水的難度,集體戶明文規定:生活用水輪流值日,其他用水一律自理。

    當我氣喘吁吁地放下扁擔,桶里的水只剩大半桶了。我擦擦汗,平撫一下心跳過百的心臟,便在灶間麻利地洗起衣服來。突然覺著,獨處竟也是一種難求的美,便放開歌喉,唱起久違了的蘇聯歌曲《山楂樹》:歌聲輕輕蕩漾在黃昏水面上,暮色中的工廠在遠處閃著光......啊,茂密的山楂樹白花開滿枝頭,你可愛的山楂樹,為何要發愁......呯、呯、呯,有人敲門,用滿是肥皂沫的手推開房門,見是一個高個頭的小伙子。單從他那身暫新的工作服看,就不是我們知青,何況他的腕上還有一塊知青們不敢奢望的手表呢!

    見我保安覺地打量著他,小伙子忙說:“我是水文隊的,找小何借乒乓球拍!”

    哦,是省城來的水文地質隊的,來我們這兒勘探打井,已經連續兩個年頭了,去年在山下住的時候,我們曾是近鄰。今年,他們高高的工作井架,就聳立在我們寬闊的水田旁邊,低頭不見抬頭見。更何況,我們戶的兩個女同學,已和他們中的兩個小伙子對上了象,不久的將來,就要隨未來的夫君進城享福了??晌?,鄙視這樣的逃兵!

    見他愣在那兒,我忙回過神來:“何遠出工去了,等他收工你再來吧!”他好像并未聽見我的話,而是喃喃地說:“來隊之前,我也是集體戶的!”

    似乎逾越了千溝萬壑,我們的距離一下子拉近了。相逢何必曾相識,知青的心畢竟是相通的。

   “進屋坐吧!”我忙盡地主之誼 。于是,他坐北炕沿,我坐南炕沿 ,便無拘無束地談了起來。我們從城里的家談到下鄉的小山村,又從學校的老師和同學談到生產隊、集體戶里的奇聞趣事。我們談得很投機、很融洽 ,仿佛是認識了多年的老同學。該做午飯了,他起身告辭。

   “那么,我們是朋友了?”他望著我的眼睛說。

   “不,是戰友!曾經是一個戰壕里的。”我一甩辮子更正道。“朋友的概念太含糊。”我心想。

    他笑了,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:“有時間能去我們那玩嗎?”

   “你們的人我們大多數都熟 ,有機會當然能!”我落落大方地說,他才大踏步地走了。

    第二天是個陽光明媚的日子,一切收拾停當之后,我興致勃勃地爬上了集體戶門前的南山坡。   

    南山坡是方圓十幾里的高點,長白山余脈沿我的腳下連綿向西,一直伸延到天的盡頭。天公造物——南山坡與北面的丘陵群之間,形成一條寬千米、長望不到邊的平坦溝壑。我們全大隊十幾個生產小隊,就散散落落地分布在綠影扶疏的濃蔭之中。

    小村的西頭,曾經是一望無際、開滿野花的塔頭甸子(現在叫濕地)。如今,早已被我們這些現代愚公一鍬一鎬地劈成了稻田。眼下正是插秧季節,放眼望去,波光粼粼、水天一片。

    遠處的山坳里,晨霧尚未散盡,絲絲縷縷的云霧還在山腰間流連著,水文地質隊那座高高的鉆塔也在薄霧中若隱若現。山谷中,不時傳來幾聲不知名的鳥叫,“快快布谷”的叫聲在蒼翠的峽谷中久久地回蕩。

 

標簽:


友情鏈接:

定做工作服